蓝莓

[惇曹]真三国无双同人 迷雾

夏侯惇并不喜欢战斗。

战场上无尽的刀光剑影让他的右眼要炸裂一般的疼,血腥的空气让他的每一次呼吸都变的艰难。每次大战结束,他握刀的手都会止不住的微微颤抖。这颤抖却不仅仅是因为长时间的战斗带来的疲惫。

他厌恶这无穷无尽的砍杀,但是…

孟德…

只要是你要的,我都会为你得到…

兵权,军队,地位,胜利,天下…

他跟随他的孟德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看着他的孟德一步一步壮大。孟德的道路越来越清晰,他却越来越迷茫。

他的孟德,不再只属于他…

这种迷茫带来的是绝望,同时让他在战场上更加疯狂。每次战后,他的孟德都能看见他一身的鲜血站在尸海边,单手拎着朴刀望进他的眼睛。那强大又疯狂的气场,全然没有战场上的冷静,却又残酷的让人的心发痛。

“元让…”

鄄城一役,夏侯惇丢了左眼。战后他给所有随从兵士放了假,在自己的军帐里呆了三天。给他换药的医士说夏侯惇大人的伤势一直不见好转,但神情并未见阴郁。

他的胞弟夏侯渊,那个永远豪爽的大嗓门,哈哈大笑着说惇哥不会有事的,这么点小伤死不了。

的确死不了,但是……

“渊弟,让大家出去。”夏侯惇站在帐门内说了一句,夏侯渊心神领会,便笑着让大家散开了。

“他的伤一直未见好转?”这话被曹操大人听到,医士免不了又是一阵颤抖,但是依旧战战兢兢的说下去。

“还有发热的趋势…”

“下去吧。”曹操甚至没有听完,就挥手退散了旁人,独自站在大帐里踱步。

元让,他的元让……

“元让。”那晚夏侯惇正欲睡下,帐门外传来的短短两个字却让他受惊一样坐起来,随即进来之后就自顾自解了披风和软甲的那个人更是让他难得的发愣。

“孟德…”他不顾自己只穿着里衣赤着脚,就要从榻上下来。曹操伸手制止了他,解了发簪和外衣,只穿着中衣填了填军帐中央的火盆,也赤着脚坐在了他的榻上。

“眼睛,还疼?”伸手抚摸着夏侯惇的头发,并不算短的头发有些扎手,却比不了缠在他眼上的布突兀。柔软的白布覆住了眼睛,从额头绕过在后脑打了结,即使三天过去,也依旧有血丝渗出来。夏侯惇没有说话,伸手握住曹操的手。

炭火静静的燃烧,帐内渐渐升温,两人的身体也稍微有了暖意。曹操拨弄了几下炭火,吹熄了灯拉着夏侯惇并肩躺在榻上。镶了皮的厚棉被覆盖下,两人的手背碰在一起亲密无间,却没有人伸手握住对方。

“元让。你是我的刃,我来做你的左眼。”

“不需要迷茫。你的道路,由我来指引。”